寻梦环游观后感
月亮
寻梦环游记

寻梦环游记

昨天看了一部电影,结局很好,却让我哭的稀里哗啦。尤其是快到结局,当remember me的前奏响起,两个世界的人们都手牵着手,共赴庆祝亡灵节这个伟大的节日时,温馨的让人热泪盈眶。这种动容,甚至远超主角被反派虐的时候。

很感谢影片让我认识了一个伟大的节日,来自墨西哥的亡灵节。祭奠逝者的节日并不少见,有国内传统的清明节,也有西方流传过来的万圣节。只是这些节日总是让我感觉不对劲。万圣节过于搞怪,早已失去它本身的意义,与其说是悼念逝者,不如说是生者自娱自乐的狂欢。而清明节呢,这样的日子里我总是感觉压抑。漫天的灰烬,散落的尘埃,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怀念逝去的亲人,我只知道这样的气氛我想逃离。

直到我知道了亡灵节,我好像终于发现了一个可以尽情悼念逝者的节日。亡灵节是墨西哥的一个特殊节日。这一天,人们在墓地通往村庄或者小镇的路上撒上黄色花瓣,让亡灵循着芬芳的小路归来,晚间,在家门口点上南瓜灯笼,为亡灵上门引路。在祭台上摆放面包、巧克力、玉米羹等供亡灵享用。孩子们从很小起就被告知这一传统,亡灵节是为我们不在的亲人举行的节日,这不是一个悲伤的节日,相反,这是一个充满色彩的节日。

寻梦环游记

在我们的认知中,死亡是宛如无底洞般的黑暗。而在电影世界中,死亡却是神话构想中的神奇,它梦幻而斑斓。节日路上洒落的黄色花瓣是通往亡灵世界的桥梁,只在这一天,相隔两世的人们才得以短暂相聚。相聚的日子是多么短暂,所以我们怎能浪费时间哭泣?那一天,瑰丽的焰火点燃了夜空,浪漫的音乐在广场中心想起,埋藏在心中的思念像是藏在心里的种子,悄悄生根发芽,在这一天破土而出!

这样的画面让我感慨又羡慕。因为这总能让我想起清明节大街小巷的一团团火焰。烧纸的人或不堪重负地哭泣,或例行公事般的冷漠。跳跃的火光并不让人感觉温暖,相反,透着无助的凄凉。这不是我想要祭奠亲人的方式,单纯的哭泣怎能表达我那复杂的情感?除了悲伤,感恩呢?希望呢?喜悦呢?

电影中最让我动容的不是阴阳两隔,而是当被最后一个人忘记,亡灵慢慢消散的场景。此刻我才意识到,原来亡灵的世界是由记忆构成的。如果他们的名字没有镌刻在墓碑上,如果他们的照片没有被放在祭坛上,那么就无法去活人的世界探亲,无法出关,无法走上花瓣桥。即使强行冲上花瓣桥也会失去气力无法行走。

寻梦环游记

这让我总能想起,兀立在墓园中那些无人看望无人祭扫的墓碑。冰冷而苍凉。我一直觉得墓碑是有记忆的,被人铭记的和被人遗忘的总是有着不同的温度。当然,这样的想法我却不能对任何人说起。因为我们一直有一个奇怪的认知,和自己深陷其中却不自知的逻辑怪圈,即便愿意祭奠逝者,也不肯相信灵魂存在,宁愿相信人死后化为虚无自己哭得撕心裂肺,也不愿意相信人死后可以去往另一个世界,让自己充满希望与感恩。

这样的荒谬感在我从事殉葬行业之后更有着切身的体会。我们可以祭奠,可以想念,但是我们必须默认,死亡即结束,结束了,就是什么都没有了。因此,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人们,我从不知该如何安慰,我不敢提及关于灵魂,关于另外一个世界这样的字眼,不然就是迷信,我不敢劝说你该怎样做不然逝者会不安心,因为这不符合我们的认知。

可这是何等的残酷?!我们可否有权选择否认?亡灵说,在爱的记忆消失前,请不要忘记我。我永远都不会忘,即便回忆总是让我控制不住泪流满面。没有人能够面对生死相隔毫不动容,只是表现爱的方式不同。如果你拿不出灵魂不存在的证据,那么能否让我在心里悄悄的相信?这份相信可以承载我所有无处安放的情感,也是我生存于世间所有勇气的源泉。

在我的记忆里,有一个世界,它奇诡瑰丽,它色彩斑斓。它包容我所有逝去的家人,也是我最终的归处。

它脆弱不堪,它牢不可破。

蜡烛
寻梦环游记